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寧波3·23坍塌事故調查報告被指偏頗
2015-10-15 09:50:24 來源:作者: 瀏覽:102947 評論:0

     王巧娜認為父親王錫平很冤枉。

     作為房東,王錫平把房子租給另外的經營者,對安全問題又有明確的約定。可是,由于使用者的膽大妄為,將1500多噸的貨物堆放在二樓,造成樓體坍塌。

     肇事者絲毫沒有被追究,王錫平反倒被追責。讓王巧娜實在不明白,“主犯”逍遙法外,無關的人反倒遭受連累,不知相關部門依據的是什么法規。

     特別是那個《寧波市鄞州橫街金星電器廠“3·23”一般坍塌事故調查報告》,更是讓王巧娜一頭霧水。

     王巧娜是寧波市鄞州橫街金星電器廠的會計,是寧波市鄞州橫街金星電器廠法人代表王錫平的女兒。

     3月23日下午13時許,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橫街鎮徐王工業區一廠房部分倒塌,遭受破壞面積約1000平方米,共造成2死3傷。周水娥、陳旭芬死亡,李海平、賈長根、陳光祿受傷。

 

     3·23坍塌事故發生后,成立了由寧波市鄞州區政府辦、安監局、監察局、公安局、總工會、住建局、橫街鎮、檢察院組成的聯合事故調查組。

     聯合事故調查組就出具了《寧波市鄞州橫街金星電器廠“3·23”一般坍塌事故調查報告》,基本上就給該次事故定了調子,做了結論性的意見。

     但是,王錫平家人對此極為不認同。盡管他們也出示、提供了相關的證據以及情況說明,但對該報告的形成,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

     該事故發生地段的業主單位是寧波市鄞州橫街金星電器廠(金星電器),法人代表王錫平。

     該事故發生地段的租賃單位有兩個:一是寧波市鄞州橫街黎明工藝品有限公司(黎明公司),法人代表李惠明;一個是寧波市僑通戶外用品有限公司(僑通戶外),法人代表周后明。

     金星電器于2006年購得該塊工業用地,2013年9月開始平整土地,2014年4月動工建設該事故廠房,同年年底投入使用。

     該事故廠房共有二幢廠房結構一模一樣的,西邊中間被壓塌的簡稱A幢,而東邊完好無損房子簡稱B幢,A幢的一樓和二樓未壓塌部分租給僑通戶外,二樓壓塌部分和B幢的二樓西側6間和東側北三間租給了黎明公司,B幢的一層9間,二層東側南3間金星電器使用。

     2015年3月23日12時50分許,很多工人正在廠房內工作,事故廠房A幢東到西10間二層樓板突然坍塌,旋即,從A幢第1間開始,直至第10間,整個樓板全部的坍塌,整個過程只持續了10幾秒。

     從大量的倒塌現場的照片和視頻上分析,廠房西邊一幢從東開始至西10間廠房倒塌,而且廠房四周的柱子和屋頂都沒有倒,還是直立在原地。最西邊的三間,沒有堆放竹席原材料的廠房,也挺立在原地。何來多米諾骨牌的坍塌,多米諾的話,就應該整體坍塌,不僅僅只有倉庫部分坍塌了,坍塌時間更是主觀臆測。

     9月1日,聯合調查組出具了《寧波市鄞州橫街金星電器廠“3·23”一般坍塌事故調查報告》。

     該報告稱,該事故的直接原因是“事故廠房未經正規設計,正規施工建造……”間接原因是:“金星電器廠未辦理用地手續,未經相關部門許可擅自建設該二層鋼結構廠房……”以下,說的是黎明公司未了解廠房現狀、黎明公法定代表人已經意識到房屋問題,但沒有提出來云云。

     對這個文本敘述,王錫平以及家人完全不同意,也認為是明顯有失偏頗。

     在將該廠房出租給李惠明的時候,雙方就簽有合同,合同中約定,該房屋僅作生產使用,是房東王錫平根據實際情況,在安全角度下考慮制定的條款。

     而黎明公司法人代表李惠明擅自改變用途,將生產用場所改成倉庫,即使在被房東多次阻攔的情況下,執意將貨物一直搬運到2 樓,堆積貨物嚴重超重,致使十間倉庫坍塌,應該是這次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

 

     鑒定報告中多次寫到草席,好像黎明公司只生產草席。這一點,王巧娜認為與事實嚴重不符。

     黎明公司生產竹席、皮革制品以及草席等300多個品種,而現在草席生產出來基本上沒人要,鄞州區席草種植都接近滅絕了,這是基本的常識。

     按鑒定報告上的數據,樓上堆放貨物1000平方,堆積高度1-2米,假如取值中間值1.5米,計算得出大約1500立方。

     鑒定小組采信黎明公司所敘述的堆積了70噸貨物,也就是說,每立方貨物只有40多公斤。而按照鑒定小組的計算,每立方只有20公斤。這個重量,黎明公司生產的只能是堆放的棉花或者泡沫,亦或是空氣。

     實際情況是,他們堆積的是竹席。

     據計算,竹的密度是1.5噸/立方,按1500立方計算為2250噸。從大量的倒塌現場的照片和視頻上明眼人會看到,黎明公司大部分是竹席,粗略估算,貨物堆放應該在1500噸左右。

     很明顯,這個數據與鑒定小組的結論,具有天壤之別。

     事故發生后,事故調查組沒有對事故的現場的進行保護。事發后,馬上允許李惠明轉移貨物,沒有對每一堆貨物進行度量,事發后僅憑李惠明和司機的口供來定事故責任,未免也太小兒科了。

 

     從監控錄像上提取的數據顯示,在僅僅一天半監控視頻中,就有20車貨,而且是9輛車進入事發地。

     20車一共卸下托盤數87托,車內一件件的598包,從監控中可以看到,每件需要2-4個人抬才能把它卸下來。一天半的時間就有9輛車子進入事發地,從訂合同2015年2月1日開始至3月23號,一共有50多天,每天都有貨運往事發地,只憑兩個司機的口供,顯然不能體現事實真相。

     在橫街,所有的土地都是由村或橫街政府賣的,廠房都是先建設后辦理手續,只有一個老的工業區有證件,其他工業區的企業手續都而與金星電器一樣,都是沒有手續,這是一種約定俗成,也是歷史遺留下來的慣例。

     如今,一旦出事了,政府不是積極地去認真解決問題,而是拿企業家來頂缸,確實讓人心寒。

     按照我國立法的規定,“法不溯及既往”是一項基本的法治原則。通俗地講,就是不能用今天的規定去約束昨天的行為。  

     法具有指引作用,無論是確定的指引還是不確定的指引,都是為人們提供一個既定的行為模式,引導人們依法實施自己的行為。而新法頒布之前,并不存在新法提供的既定的行為模式,所以頒布后的新法就不能依據該模式對之前人們的行為去引導。換句話說,新法頒布前人們的行為,只能按照當時的法律來調整。

     法無溯及力的原則表現在國家不能用當前制定的法律指導人們過去的行為,更不能用當前的法律處罰人們過去從事的當時是合法而當前是違法的行為。

     王巧娜說,不是我們不去辦理手續,是不讓我們辦理手續。而且,我們土地賣買合同上寫明,由橫街雷荘村把土地證做好交給我們,而絕不是報告中所講的那樣。時至今日,也沒有任何部門來通知我們。

    《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第十六條規定:“事故發生后,有關單位和人員應當妥善保護事故現場以及相關證據,任何人不得破壞事故現場、毀滅相關證據。”

    《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在采取相應措施的前提下,因搶救人員、防止事故擴大以及疏通交通等原因,需要移動事故現場物件的,應當做出標記,繪制現場簡圖并做出書面紀錄,妥善保護現場重要痕跡、物證。

     而現實情況是,事發之后,事故調查組和橫街鎮人民政府,沒有對事故的現場進行有效的保護。事發后,馬上允許李惠明轉移貨物, 為事故的認定與處理,留下了陰影。

 

     房屋質量鑒定更是可笑。

     在事故廠房被強拆后2個多月,鑒定小組請了一家房屋鑒定公司,來現場拿了幾個螺絲、幾塊鋼板個幾塊磚,就去做鑒定了。

     強拆后的物品,怎樣顯示原有的功能,這樣鑒定出來的結果,前提都是錯誤的,鑒定結果就一定是不可信的。

     聯系到《寧波市鄞州橫街金星電器廠“3·23”一般坍塌事故調查報告》前面提到的“屋面梁柱節點實際達不到剛節點要求……梁柱‘節點域’缺少必要的水平或斜向加勁等構造處理措施,不滿足《鋼結構設計規范》……”簡直就是對牛彈琴,子虛烏有。

     這就好比檢驗,沒有檢材,結論還說得頭頭是道,那無疑是空穴來風!

     更露骨的是,鑒定報告上寫李惠明已經意識到危險,王巧娜們不禁要問:這一點認定從何處體現?是事故發生前連續運送貨物20車貨?還是在房東王錫平阻攔下,強行將貨物搬運上樓?是在其陳述中推卸責任,栽贓房東的言語?還是事故發生后采取的種種齷齪行為?

     現在,王錫平還深陷囹圄之中,李惠明們還在像是沒事人一樣。按照時間順序,馬上就要進入訴訟程序了。

     王巧娜相信,在公正嚴明的法律面前,那些蠅營狗茍、齷齪骯臟的行為,都會顯現原形,正義一定會戰勝邪惡。作為民營企業家的父親王錫平,一定能夠平反昭雪,錯誤會被糾正,頑劣會被追究,事實一定能夠大白于天下。

     王巧娜對未來充滿信心。



文章上傳:海嘯
文章糾錯:(9:00--17:30)糾錯交流 
轉載請注明來源:新聞首發網>> 寧波3·23坍塌事故調查報告被指偏頗
本站聲明:
  本網未注明【新聞首發網訊】的作品,非本站原創,系由網友自助上傳或轉載、采編于其它媒體,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和看法,一切責任由發布者承擔,與本站無關!轉載本網作品應在法律準許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公平正義網”。違反本網規定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瀏覽發現文章有虛假、侵權、需糾錯的請在工作時間內點擊“文章糾錯”旁的在線客服溝通糾錯,其余時間沒有客服在線,糾錯請發郵件給客服,謝謝支持和理解!
本文標題:寧波3·23坍塌事故調查報告被指偏頗
】【 打印 繁體】【投稿】 【 收藏】 【 推薦】【 舉報】【 評論】 【 關閉】 【 返回頂部
上一篇江蘇回應多地校園跑道有毒:確含.. 下一篇豐利達(香港)物流公司詐騙多人遭..

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表  情:
內  容: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圖片主題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相關文章

廣告位

网上怎么买彩票 武川县 | 泰来县 | 珲春市 | 贵定县 | 龙陵县 | 梓潼县 | 洞口县 | 阳信县 | 鹤岗市 | 安塞县 | 嘉兴市 | 阿克陶县 | 宁海县 | 宁城县 | 新安县 | 新龙县 | 大荔县 | 怀柔区 | 敦化市 | 即墨市 | 淮安市 | 荥阳市 | 彰武县 | 元朗区 | 津市市 | 夏邑县 | 柳林县 | 华阴市 | 集贤县 | 台南县 | 咸宁市 | 同仁县 | 南汇区 | 河源市 | 贡觉县 | 玉屏 | 恩施市 | 合川市 | 墨竹工卡县 | 青冈县 | 平顺县 | 高平市 | 措美县 | 哈密市 | 洪雅县 | 东源县 | 怀远县 | 临汾市 | 涪陵区 | 凌源市 | 偃师市 | 西昌市 | 西盟 | 田东县 | 澄江县 | 尚义县 | 藁城市 | 博客 | 简阳市 | 满城县 | 沙河市 | 米泉市 | 宁明县 | 鸡西市 | 抚宁县 | 长泰县 | 灵武市 | 牡丹江市 | 抚顺县 | 博爱县 | 清丰县 | 莱西市 | 喀喇沁旗 | 财经 | 东山县 | 灵宝市 | 河曲县 | 灵山县 | 兴安盟 | 米林县 | 海门市 | 芦山县 | 武清区 | 石狮市 | 什邡市 | 横山县 | 尚义县 | 丹阳市 | 漠河县 | 南皮县 | 连南 | 揭西县 | 黄梅县 | 芜湖市 | 道真 | 寻乌县 | 航空 | 长海县 | 叶城县 | 郧西县 | 贡嘎县 | 镇赉县 | 迭部县 | 清流县 | 鹿邑县 | 靖西县 | 和平县 | 广东省 | 洪雅县 | 林周县 | 大理市 | 景洪市 | 纳雍县 | 毕节市 | 鹤壁市 | 秀山 | 榆中县 | 安乡县 | 台南县 | 铜陵市 | 揭东县 | 台北市 | 巴彦淖尔市 | 兴安县 | 永平县 | 富蕴县 | 江达县 | 南郑县 | 高陵县 | 贵南县 | 桃江县 | 土默特左旗 | 德惠市 | 华亭县 | 明水县 | 桑日县 | 泽普县 | 梨树县 | 寿宁县 | 唐河县 | 临沭县 | 商水县 | 新乡县 | 临海市 | 金坛市 | 乌恰县 | 疏勒县 | 嘉禾县 | 河北区 | 宜城市 | 疏附县 | 从化市 | 安国市 | 长乐市 | 翁源县 | 高要市 | 阳山县 | 固原市 | 延安市 | 奉节县 | 龙里县 | 芦山县 | 临武县 | 连云港市 | 历史 | 大余县 | 包头市 | 黔江区 | 吉林市 | 南部县 | 陈巴尔虎旗 | 石屏县 | 黔东 | 庄浪县 | 饶阳县 | 巴林右旗 | 林口县 | 罗山县 | 政和县 | 白山市 | 和硕县 | 晋宁县 | 台山市 | 车险 | 南陵县 | 科技 | 建湖县 | 错那县 | 隆化县 | 哈尔滨市 | 湖北省 | 定西市 | 巴林左旗 | 临武县 | 镇巴县 | 读书 | 长寿区 | 巩留县 | 久治县 | 当雄县 | 中山市 | 滁州市 | 新竹县 | 沁阳市 | 麟游县 | 仁寿县 | 盖州市 | 襄城县 | 赤壁市 | 若尔盖县 | 长阳 | 同仁县 | 彰化县 | 乐东 | 富宁县 | 元阳县 | 揭东县 | 永福县 | 常山县 | 霍林郭勒市 | 灵丘县 | 理塘县 | 宁国市 | 久治县 | 巨鹿县 | 监利县 | 会理县 | 麻江县 | 正安县 | 贡觉县 | 库伦旗 | 平山县 | 曲沃县 | 邹城市 | 利川市 | 阳东县 | 南召县 | 阿拉善左旗 | 临安市 | 太仆寺旗 | 古浪县 | 新丰县 | 阿克苏市 | 连云港市 | 西乡县 | 朔州市 | 彰武县 | 榆树市 | 鸡泽县 | 阿克苏市 | 龙里县 |